一次一无所有的馈赠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9-16 08:52

编辑 | 秦珍子

那是一副窄窄的肩膀,在深夜医院走廊的日光灯下哆嗦着,显得尤为单薄。

肩膀的主人正在签署一份文件,申请募捐自己14岁女儿的遗体。

这份文件总共3页,40岁的魏萍认字,但写欠好字。红十字会的事情人员帮她填好了其他信息,最下面的签名栏,她比着身份证,描出了自己的名字,最后在名字上按了个红色指印。

2020年8月31日晚上,在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人民医院肿瘤病房,魏萍与女儿离别。

不到两年里,魏萍38岁的丈夫、14岁的女儿,先后因脑胶质瘤去世。两个月之前,她19岁的儿子小伟也被确诊尿毒症。如今这个年轻人正躺在岳池县人民医院肾内科的病床上,接受透析治疗。

运气投下的重物接连坠至魏萍肩头。她不到1.6米高,很瘦。

小雪的遗体交给了位于南充市的川北医学院,供医学研究使用。“想让医生弄明确,这个病到底是怎么回事,让这样的事情不要在别人身上发生了。”魏萍说。

在这座地处中国西南部的小县城里,遗体募捐“几年都不见一例”。用几位医护人员的话来讲,这里的眷属和病人通常并没有“这样的觉悟”,“当地人看法比力传统,讲求入土为安”。

爱迪眼库的医生连夜赶到岳池,摘走了小雪的眼角膜。这是一家非盈利性组织,2014年经四川省卫健委(原四川省卫生厅)批准建立。因癌症去世的歌手姚贝娜曾有一枚角膜被捐到这里,点亮了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一个23岁年轻人的世界。

志愿募捐遗体的申请书一式两份,魏萍把自己保留的那份对折,跟一摞浅黄的、白色的医疗票据一起,塞进随身的挎包中。初秋的黄昏里,这位刚送走小女儿的母亲,站在岳池县人民医院的小花园里,讲述自己的故事,时不时会停下来,怔一小会儿。

先前的两个月里,这座夏日的小花园开着紫薇花和西洋杜鹃。紫藤密密麻麻地缠绕在架上,撑起绿色凉棚。然而对魏萍来说,这是一段最残酷的风物。

小花园毗连着两栋住院楼,魏萍女儿住在南楼,儿子住在北楼。从一栋楼走到另一栋楼,快要200步,她总是步履慌忙,从没时间坐一坐休息椅。大部门时候她用脚爬楼,等不及电梯。

2019年3月之前,魏萍的家庭还是四川乡下普通的一家四口。伉俪俩打工维持生计,一儿一女在广安市念书,结果都不错。他们刚借了钱,翻修了乡下老家的屋子——一座红瓦白墙的小二层。

厄运接踵而至,迅速毁掉了这一切。

第一个倒下的是魏萍丈夫,这个家里的顶梁柱被确诊为恶性脑肿瘤。病情从突然发作、确诊,到最终夺走他的生命,只有短短半年,同时让这个家庭背上八九万元债务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电话
4008-888-664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外围投注-外围投注平台-外围投注网站